首页 >> 最新文章

禁渔风暴零点出击林道远

2019-10-08 16:36:49 林道远    

被捕幼鱼近半死亡

“几小时前,暗哨传来准确信息,发现可疑渔船在江面游弋。现在,禁渔查处全面启动。”今日凌晨零时,嘉陵江沙区先锋街岸边,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负责人下令。

寒风裹着暴雨敲打江面,机动船的轰鸣声从下游逐渐传来,雨雾中两个亮点越来越近:一涉嫌非法捕捞的渔船没命逃窜,一执法艇紧追不舍。

两分钟后,执法艇在对岸一趸船附近挡获渔船。船主王开贵对趁夜非法下网捕捞供认不讳。

一场由渔政、水警、消防水上支队和各区县60余名执法人员参与的禁渔期联合执法,在本市嘉陵江全流域,即潼南县至朝天门江段全面铺开。

执法人员在先前那艘趸船边的网箱附近,发现一根可疑、沉江的绳子。提绳现网兜,黄腊丁等江河幼鱼赫然现眼前。

放生时,近半鱼儿漂浮江面——已死亡。暴雨中,放生的执法人员泪花闪动。

接下来,执法人员在趸船上查获2套电捕鱼器,1台电瓶。涉嫌违法捕捞的另一渔民就电捕鱼器等事宜,一问三不知。

“他们不是把电捕鱼器甩到江里,就是偷偷藏到岸上。”说起执法,执法人员表情尴尬。

截至昨下午,执法队共挡获电捕鱼船或无证船8艘,收缴电捕鱼器7套,销毁非法捕捞鱼网13张,放生江河鱼25公斤,暂扣违法捕捞渔船7艘。

这次联合执法期限是10天。

禁渔期80%渔民无收入

每年,禁渔期为期3个月,渔政部门要求所有捕捞渔船在指定地点停靠,网具一律封存,严禁电捕鱼、炸鱼和毒鱼等违法行为发生。目前,我市登记在册渔船约6000条,从业渔民上万人,其中仅20%左右的人享受禁渔期低保金。余下80%的人要生存,江中鱼儿也要活命……人鱼生存矛盾如何平衡?

昨晨,红岩村岸边,一渔船在水边摇晃几下后,钻出一中年汉子。他叫陈大毛,铜梁县人,迄今在嘉陵江捕鱼13年。

岸边简陋的窝棚里冒出炊烟,禁渔期渔民陈大毛开始了一天的生活。热腾腾的面条端进渔船,睡眼朦胧的儿子被叫醒——他在附近读书。

儿子上学后,陈大毛显得格外空闲。上午,闲逛,到茶馆喝1元钱的盖碗茶兼听人聊天;中午,摇船到对岸沙滩采摘自种的青菜回窝棚做午饭;下午,修船、织补鱼网;傍晚,接儿子回家。晚饭后,挤在舱里看一会黑白小电视,直到睡意袭来。

偶尔,陈大毛也会深夜驾船出去,天明前返回。干什么?他从不让儿子知道,也不准问。只是当晚的饭桌上会多出一两道打牙祭的荤菜。

上万渔民中,类似陈大毛未享受低保金的渔民如何生存?按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说法,这些人从事违禁捕捞、电捕、炸鱼和毒鱼等违法行为,干着业内人称吃江河鱼“子孙饭”的勾当。

“江上漂了10多年,吃饭前总要先扒些饭到江里……人要吃饭,鱼也要吃,算是对吃‘子孙饭’的赎罪吧。”一渔民坦言,非法捕捞者约定俗成:每餐饭前,必给鱼儿“供饭”。

“鱼儿是渔民的衣食父母。你问干没干电捕鱼和放滚钩的事,我不好说。连续3个月没收入,不捕鱼,尊重了江里的鱼儿,可我们的饭碗在‘打铛铛’。又没有其他特长,总不能去讨饭吧?”这位渔民如是说。

非法捕捞危及鱼类生态

昨晨,嘉陵江先锋街岸边。记者就每年禁渔期,执法部门组织专项重拳打击非法捕捞,但非法捕捞依然存在,且有愈演愈烈趋势等疑问,向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副处长陈畅提问。

陈畅:从多年专项打击经验看,专项打击效果难抵常抓不懈的日常执法。

记者:这种尴尬状况的症结在哪?

陈畅:我们每年执法经费只有10万元,执法艇仅8艘。按理,全市34个区县都应配备用于执法的冲锋舟……每艘冲锋舟价格七八万元,由此可知,目前执法面临的困难有好多。

记者:据说非法捕捞者很狡猾,渔政执法如何应对?

陈畅:今年以来,非法捕捞演变成分工合作:一艘渔船在前方望风,一艘渔船在中间用电捕鱼器电鱼,一艘渔船紧跟在后捡捞被电晕的鱼。这种状况使现场执法有难度,我们主要依靠发动群众和各职能部门协作。

记者:目前,江河鱼种类、种群数量是否受非法捕捞毁灭性打击?

陈畅:鱼种没受影响,但种群数量减少是事实。

记者:打击电捕鱼有哪些难度?

陈畅:他们多在夜间机动作业,常把电捕鱼器藏到其它地方逃避检查,被发现后通常是把捕鱼器扔在江中,或开足马力逃跑,甚至用武力对抗执法……难实施持续长期的连续打击,猖獗的违法行为已严重威胁江河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安全。

渔船停靠建设缺资金

据了解,沿海每逢禁渔期,所有捕捞渔船必须统一停靠港口接受统一管理,即达到非法捕捞者无渔船作案的客观状况;目前我市涪陵区正建设一类似渔港,但只接纳当地渔船,且要明年底才能建成。

换言之,我市登记在册的6000余条渔船迄今无强制停靠港,禁渔期内只能任其自由停靠。

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介绍,按规定,我市34个区县应各建设1处渔船停靠港,但经费需落实。

与渔船停靠港配套的是渔民低保金的发放。据了解,沿海渔民禁渔期均享受低保金。我市目前34个区县中,仅忠县、巴南区和潼南县渔民享受此待遇。

靠打渔为生、未享受低保金的渔民能否“平稳过渡”长达3个月的禁渔期?渔民中流传这样的说法:没有猫儿不吃鱼。

长期休渔恢复生态

非法捕捞对江河渔业及生态发展的破坏,有识之士已有所意识。

昨日,来自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的消息:今年两会期间,我市有识之士提出长江及其一级支流,实施长达三四年休渔制度,以弥补违法捕捞硬伤。

建议是否可行?如何实施?该处透露,相关部门已对此重视,正处调研中。

上月25日,黔江区首次在阿蓬江黔江段进行了人工放流增殖活动,共投放鱼种10万尾。据称,5月底,该区还将投放各类鱼种100万尾以上。

本月20日,彭水县农业局、水产渔政科在郁江水域进行放流增殖活动,投放青波、白甲、鳊鱼、黄腊丁、南方大口鲶等鱼种共10万尾。(重庆晚报)

试验机厂

伺服万能试验机生产厂家

水泥全自动压力试验机

液压式万能试验机生产厂家

编织袋拉力试验机报价

微机屏显液压万能试验机厂家

全自动欧标压力试验机生产商

JBW-500DZ微机屏显低温自动冲击试验机

友情链接